契苾何力
契苾何力(?-677年),铁勒族契苾部人,契苾氏,名何力,唐朝名将。契苾何力本是铁勒可汗,后率部归顺唐朝,授任左领军将军。贞观九年(635年),随军大败吐谷浑,因功娶临洮县主为妻。贞观十四年(640年),跟随侯君集消灭高昌国。贞观二十二年(648年),跟随阿史那社尔打败龟兹,俘虏龟兹王诃黎布失毕。后因攻打西突厥之功,升任左骁卫大将军,封郕国公。此后多次率军击败高句丽。龙朔二年(662年),安抚铁勒九姓叛乱。乾封元年(666年),契苾何力奉命讨伐高句丽,攻克高句丽七城(一作八城)。总章元年(668年),与李勣攻克大行、振辱夷二城,直抵平壤城下,擒获高句丽国王,灭亡高句丽。契苾何力因功升任镇军大将军等,改封凉国公。仪凤二年(677年),契苾何力病逝,追赠辅国大将军、并州大都督,陪葬昭陵,谥号烈(一作毅)。

铁勒首领 率部归唐

契苾何力出身铁勒可汗世家,哥论易勿施莫贺可汗之孙,莫贺咄特勒契苾葛之子。

铁勒为当时北方的游牧民族,因常与吐谷浑发生冲突,遂迁于热海(今伊塞克湖)一带。契苾何力九岁时父亲去世,乃袭位,降号大俟利发。贞观四年(630年),唐灭东 突厥后,铁勒强盛。

贞观六年(632年),契苾何力与母亲率部千人归唐,并言“实有诚心,若至中华,死而不恨”。唐太宗何力所部安置在甘凉二州(今甘肃张掖、武威一带),封何力为左领军将军。并封其母为姑臧夫人,弟契苾沙门为贺兰州都督。

征吐谷浑 战功赫赫

贞观八年(634年),李靖统领侯君集李道宗李大亮、薛万均、薛万彻李道彦、高甑生等将征讨吐谷浑

契苾何力与临洮公主

契苾何力亦率部随征,隶李大亮部。次年,契苾何力率精兵千余,突袭吐谷浑王帐,俘获吐谷浑王后,并获骆驼、马、牛、羊二十余万头。

太宗遣使慰劳诸将,薛万均耻于功在何力之下,当面抵毁据功。契苾何力拔刀而起,欲杀万均,为众将所劝。太宗闻知大怒,欲将薛万均的官职转授何力。何力辞而不受,并言以臣之故而解万均,恐诸蕃闻之,以为陛下厚蕃轻汉,转相诬告,驰竞必多。又夷狄无知,或谓汉臣皆如此辈,固非安宁之术也。太宗于是将何力调往长安任玄武门宿卫、检校屯营事,并以宗室女临洮县主下嫁。

贞观十三年(639年),太宗以侯君集为交河道行军大总管征讨高昌。由于契苾何力自幼长于西域,又是部落首领,熟悉地理,因此被封为葱山道副大总管,随军出征。并于次年围困高昌城,高昌王麴智盛投降。

割耳自誓 终不叛唐

贞观十六年(642年),契苾何力回凉州省亲,并视察其部落。当时部落中不少首领挟持何力母、弟欲归附薛延陀(铁勒部之一)。契苾何力极力劝阻,众人不但不听,反而将何力绑至薛延陀。

消息传回,朝廷上下议论纷纷,有人趁机陷害何力,但太宗对何力深信不疑,并言何力心如铁石,必不背我

契苾何力到薛延陀可汗夷男牙帐后,箕踞而坐,誓死不屈,大骂夷男,拔刀面东大呼岂有大唐烈士,受辱番庭?天地日月,愿知我心!割左耳自誓,以示忠唐之心。夷男大怒不已,欲杀何力,后在其妻劝说下作罢。

太宗得知后,派兵部侍郎崔敦礼持节至薛延陀,同意以下嫁公主为条件,换回契苾何力。契苾何力还朝后,被封为右骁卫大将军,并劝太宗不要许婚,以免替薛延陀可汗巩固地位。

征高句丽 破西突厥

贞观十九年645年),太宗亲征高句丽,契苾何力时任前军总管,被高句丽军包围。何力率军奋战,腰部被长矛刺中,伤势严重,被部将薛万备救回。何力更为激愤,带伤再战,终于大败高句丽军,乘胜追击几十里,斩千余人。战后,唐太宗亲自为何力敷药,以示关怀。不久,唐太宗抓到刺伤何力的高突勃,并把其交给何力,让他报一矛之仇。契苾何力以此并非私仇,将其释放。

贞观二十年(646年)六月,太宗以李道宗阿史那社尔为瀚海安抚大使,契苾何力统领凉州及胡族兵,执失思力率突厥兵,薛万彻张俭各率本部兵马,分兵进攻薛延陀。不久,多弥可汗被回纥所杀,宗族也被屠戮殆尽。薛延陀余众向西溃逃,拥立夷男侄子咄摩支为伊特勿失可汗。伊特勿失遣使上书,请求在郁督军山(即今蒙古国杭爱山东支)北麓保聚驻牧。

贞观二十一年(647年),龟兹(今新疆库车)国王苏伐叠死。其弟诃黎布失毕继位后,有失臣礼,进犯邻国。太宗以阿史那社尔为昆丘道行军大总管,契苾何力为副大总管,并发铁勒十三州、突厥、吐蕃、吐谷浑等十万骑,西攻龟兹。

贞观二十三年(649年)五月,太宗去世,契苾何力与阿史那社尔请求以身殉葬,侍卫陵寝,唐高宗李治派人向他说明太宗的遗嘱,不许殉葬,这才作罢。

永徽二年(651年),西突厥沙钵罗可汗叛唐。高宗令契苾何力、梁建方为弓月道行军总管,讨伐西突厥。同年十二月,处月部酋长朱邪孤注杀唐招慰使、果毅都尉单道惠,据守牢山(今新疆阿则博格多山),与沙钵罗相呼应。何力分兵数道而进,于次年正月进至牢山,大败处月军,朱邪孤注乘夜而逃。唐军轻骑追击五百余里,生擒朱邪孤注。显庆二年(657年),唐发大军进攻沙钵罗可汗、灭亡西突厥,契苾何力迁左骁卫大将军,封郕国公,兼检校鸿胪卿。

经略辽东 宣抚九姓

显庆四年(659年)三月,契苾何力奉命经略辽东。十一月,契必何力率梁建方、薛仁贵在在横山(今辽阳附近华表山)击败高句丽军。显庆五年(660年),唐军击灭百济,高宗以契苾何力为坝江道行军大总管,苏定方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,刘伯英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,程名振为镂方道总管,领兵分道进击高句丽。龙朔元年(661年)四月,契苾何力改任辽东道行军总管,苏定方改任平壤道行军总管,与萧嗣业及诸胡兵共三十五军,水陆分道并进。九月,盖苏文遣其子泉男生率精兵数万守鸭绿水,唐军无法渡江。契苾何力率军到达时,正遇天寒江水结冰封冻,何力指挥唐军履冰过河,鼓噪而进,高句丽军溃奔数十里,男生只身逃回。恰巧此时铁勒族回纥、同罗、仆骨等九姓叛唐犯边,高宗诏令班师,契苾何力与萧嗣业引军退还。

龙朔元年(661年)十月,比粟毒与同罗、仆骨连兵犯边。高宗为安定北边,于次年以契苾何力为铁勒道安抚使,前往安抚其余众。契苾何力选精骑五百,亲入铁勒九姓,九姓遂定。

平高句丽 陪葬昭陵

乾封元年(666年)六月,契苾何力被任命为辽东道安抚大使,讨伐高句丽。十二月,高宗命李绩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,何力改任副大总管并兼安抚大使,合击高句丽。

乾封二年(667年),唐军取高句丽军事重镇新城(今辽宁抚顺北高尔山城),时高句丽军十五万大军屯于辽水(即辽河),又引靺鞨数万据守南苏城(今辽宁抚顺东苏子河与浑河交流处)。契苾何力督军力战,皆大破其众,斩首万余级,随后乘胜而进,先后攻克八城。然后引军而还,与李绩军会合,于总章元年(668年)九月攻占大行(今辽宁丹东西南娘娘城)、振辱夷(今朝鲜永柔境)二城,高句丽其他各城守军或逃或降。时李绩勒兵未进,契苾何力率兵先趋平壤,李绩继进,会师平壤城下。

九月,唐军平定高句丽。回军后,契苾何力授镇军大将军,行左卫大将军,迁封凉国公,仍检校右羽林军

上元三年(676年)闰三月,吐蕃进犯,高宗以周王李显洮州道行军元帅,相王李轮为凉州道行军元帅,率契苾何力等前往抗击,但两王均未成行,契苾何力也因此失去了最后一次征战的机会。

仪凤二年(677年),契苾何力因病去世。追赠辅国大将军、并州大都督,陪葬昭陵,谥曰毅。

契苾何力共有三子,长子契苾明官至左鹰扬卫大将军,兼贺兰都督,袭爵凉国公。次子契苾光在武则天时任右豹韬卫将军,后为酷吏所杀。三子契苾贞为司膳少卿。

人物评价

契苾何力作为少数民族的将领,为唐朝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作出过重要贡献,先后征战四十多年,史称沉毅能断,有统御之才(《旧唐书·贾曾列传》),与吐谷浑、高昌、薛延陀高句丽、龟兹、西突厥、铁勒本族等作战中都起了重要作用,无一败绩。

在作人上,他赤胆忠心,即使身陷异邦,也坚贞不屈;在处事上,他光明磊落,胸襟宽广,对薛万均、高突勃等人能做到以德报怨。

此外,契苾何力还常有惊人之语,龙朔年间,司稼少卿梁修仁新作明宫,在庭院中种植了白杨树,然后对契苾何力说:此木易成,不数年可庇。(《旧唐书·契苾何力列传》)但契苾何力闻而不答,只是朗诵白杨多悲风,萧萧愁杀人一句,梁修仁闻后大惊,连忙改种桐树。

史称其:凡用兵破吐蕃、谷浑,勇也;心如铁石,忠也;不解万均官,恕也;阻延陀之亲,智也;舍高突勃之死,识也。立大功,居显位,夙夜匪懈者,何力有焉。(《旧唐书·契苾何力列传》)但契苾何力也非完人,比如他就很妒忌比自己有才能的人。

军事战略

能从战略角度出发,静观其变,然后乱而取之。在对薛延陀的一战中,最能体现契苾何力的这种思想,六礼之内,婿合亲迎,宜告延陀亲来迎妇,纵不敢至京邑,即当使诣灵州。畏汉必不敢来,论亲未可有成日。既忧闷,臣又携离,不盈一年,自相猜忌。延陀志性狠戾,若死,必两子相争,坐而制之,必然之理。最后,战争过程与契苾何力所预料的则完全一至。

善于捕捉战机,主张乘胜追击,穷追猛打。由于唐朝北方都是游牧民族,作战以骑兵为主,飘乎不定。由于契苾何力本身就是少数民族,所以针对这个特点,常采取此战术。如与吐谷浑一战中直捣突伦川;第一次征高句丽时,败其军后,乘胜追击几十里,斩获甚多。

不墨守成规,善于出奇制胜。在与吐谷浑一战中,取掏心战术,直达目的;与高昌一战中,横穿沙漠二千里,由于出高昌王意料之外,竟使其惊吓而死;征阿史那贺鲁一战中,分数而进,然后攀藟脲攻占牢山;第二次征高句丽时,乘河水结冰,履冰过河,鼓噪而进,重创高句丽军。

认真分析敌情,做到不战而屈人之兵,以最小的代价取得最大的胜利。在与吐谷浑、薛延陀的交战中都体现了这个思想。但最有代表性的还是平定平族九姓叛乱一战:充分利用自己在部落中的威信以震摄族人,安抚部众以示恩,选精骑、杀主谋以示威,最终达到恩威并施,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。

作战勇猛,能够身先士卒,常出任先锋。铁勒人民风剽悍,使契苾何力自幼便养成了善战的习惯。在征吐谷浑时,为李靖军先锋,并求薛氏兄弟脱险;攻高昌时,引领唐军顺利地抵达碛口,然后率前锋击败高昌军;第一次征高句丽时,以少击众,以至身受重伤;第三次征高句丽时,又率先领军至平壤城下,使唐军取得了最后的胜利